【下六甲电厂宣】

2020-07-24 04:15

8月19日,广西来宾市象州县罗秀镇菜厂村一片汪洋。当日,受强降雨影响,广西来宾市象州县11个乡镇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。据初步统计,全县被洪水围困群众2500多名,部分房屋、道路、桥梁被损毁,农作物受灾3万多亩。目前暂无人员伤亡的报告。新华社发(廖才兴摄)

缺乏水情信息联动机制开闸泄洪下游竟不知情

“早上7点半左右,我刚走出大门,看到一股大水黑压压扑来,还滚着浪花。当时我腿都打颤,这辈子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洪水。我转身就跑上二楼,洪水跟着就来了。”罗秀镇军田村村民韦进平说起当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。

来宾市水利局副局长陈振欢说,这一情况“跟我们掌握的差不多,但还需要进一步认定”。陈振欢告诉记者,这次降雨量超过百年一遇,而且根据前期预报“尤特”台风影响是在8月14日至17日,谁也没想到之后会有这么大的洪水到来,降雨量太大是造成这次灾害最主要的原因。

在8月19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水利厅召开的紧急视频会议上,通报出险水库情况时称,“金秀瑶族自治县的圣堂山过程雨量超过了794.8毫米,导致该县下六甲水电站水位急剧上涨。由于水电站在强降雨来临前分析预测不足,没有提前适当降低水位,洪水到来时被动开闸,下泄流量由几十个流量忽然提高到上千个流量,使下游象州县19个村屯受淹,道路中断,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。”

“19日早上8点左右罗秀河水突然猛涨起来,并且水越来越大,不到半小时,场内就有3处房倒塌了。”象州县罗秀镇兴旺特种野猪养殖场负责人刘义庭回忆。

记者联系下六甲电站一位邓姓负责人,询问电站是什么时候发出预警信息的。邓某竟称:“他(村民)收到那个信息的时候有时间的啊!”“收到信息有时间那你还问我什么时间发的?”

这起洪涝灾害,是“降雨太大”还是“预警太迟”?是天灾还是人祸?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调查。

迟到的预警短信揭出洪灾背后电站开闸泄洪

记者了解到,有关开闸泄洪的短信在洪水消退之时才有极少村民收到,而更多的村民还蒙在鼓里。

令人费解的是,记者反复核实相关情况,当地部分干部三缄其口,一位干部竟说:“如果让群众知道是上游开闸泄洪,恐怕他们就会去围攻电站,最终还得政府去维稳。”

8月19日,广西来宾市象州县罗秀镇数间民房被洪水围困。当日,受强降雨影响,广西来宾市象州县11个乡镇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。据初步统计,全县被洪水围困群众2500多名,部分房屋、道路、桥梁被损毁,农作物受灾3万多亩。目前暂无人员伤亡的报告。新华社发(龚坚摄)

记者看到,韦生繁收到这条短信的时间是8月19日9时42分,而这距离大水袭击已过去两个小时。

陈振欢告诉记者,下六甲电站上游来水较大是在8月19日凌晨4点到5点,也大约是这个时候开闸泄洪的,“当时来水太快,又是凌晨,就个把小时时间洪水就到下游了,估计要进到村里挨个通知村民也来不及了。”

村民猜测,洪水是上游电站开闸泄洪造成的,而罗秀镇军田村村民韦生繁手机收到的一条短信证实了大家的猜测。短信内容是:“下六甲水库已开闸泄洪为建厂最大,约2800立方米/秒,为了你和家人的安全,请互相转告迅速撤离河道旁较低处。【下六甲电厂宣】”。

“正常的洪水上涨比较缓慢,不可能这么突然就涨上来了。我们听说是上游电站泄洪造成的,我们要个说法。”村民覃天仕气愤地说。

诡异洪水突然猛涨造成严重财产损失

韦进平说,洪水最高时漫过家里地面约80厘米,而大水从进家到上涨到这个水位仅用了约20分钟。韦进平房屋墙面上还有洪水漫过的痕迹,有3间土墙房在洪水中已经倒塌。

覃贵学说,受台风“尤特”余威影响,来宾市金秀县、象州县境内遭遇大暴雨袭击,引发山洪。至于下六甲水库开闸泄洪对此次象州洪灾影响有多大,还有待进一步确认,“对此次洪灾的原因现在还没办法定性”。

刘义庭告诉记者,在大洪水到来之前,他没有收到预警信息。

在罗秀镇上游约40公里处,确实有一个名叫“下六甲枢纽水电站”的中型水电站。资料显示,位于来宾市金秀瑶族自治县境内的下六甲水电站,装机容量2×9800千瓦、总投资1.8亿元,于2003年11月动工建设,2006年12月并网发电。

罗秀镇副镇长韦广锋告诉记者,镇政府也未收到上游电站开闸放水的通知。

据象州县政府通报,此次洪涝灾害共造成全县11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,44个自然屯被浸泡,受灾人口4.1万人,4000人被洪水围困。综合群众财产损失、水利设施损失等,本次洪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.33亿元。

兴旺养殖场位于罗秀河边,当时场内10名毫无防备的员工,情势危急,但此时已无处可逃。大家迅速跑到猪栏旁边2.5米高的小水池上避险,这里是他们认为场内最安全的地方。洪水仍在猛涨,最危险的时候,还差半米就把水池全部淹没了。

台风“尤特”给广西带来持续强降雨,象州县8月19日遭遇一场严重洪涝灾害,4000多名群众被洪水围困。记者前往调查采访,当地群众却纷纷称他们遇到了一次“诡异的洪水”,而造成这次洪水的原因则是上游一水电站突然开闸泄洪,却未提前通知下游。

“在洪水到来之前,我县防汛办没有收到下六甲电站开闸泄洪的通知。”象州县水利局副局长覃贵学告诉记者,下六甲水电站与象州县防汛部门没有信息沟通机制,什么时候开闸放水,都不会通知象州县防汛办,“可能他们告诉了金秀县防汛办,或者直接通知了下游的乡镇。”

“这洪水太诡异。”这是受灾群众共同的感受。许多村民疑惑,以前的洪水都是缓慢涨起来的,然后慢慢退去,而这次是猛然上涨又迅速退去。